以爱之名做蠢事

用了一周时间看完了《三体》,有很多话想写,粗中带细的史强、屌丝崛起的罗辑、牛逼哄哄的章政委,每一个人物都是这样的真实而富有个性……但真正想写的时候,却不知从何说起,那么就简单说说最后一部的主角——程心吧。

一个善良的蠢人。

一个用“道德”绑架自己的“圣母”。

一个用“责任”毁灭宇宙的“死神”。

看了各平台的读后感与书评,对程心的评价感觉没有说到点子上。甚至有相当一部分评论没有看到程心背后的东西,“被道德推上制高点的可怜人”?“单纯而又善良的女孩”?

好吧。其实,最开始在云天明临死前的描述中,我也以为她是这样一个好女孩。但是,在她在云天明安乐死前出现的那一刻,将爱她的人从天堂推向地狱,她自称那时没有多想什么。

我信了。云天明也认了。

她或许就是这么单纯的吧。仅仅是好心,不小心做错了事而已。

真的吗?再读第二次,看到这么戏剧性的剧情,我不禁感到可悲。如果真的是好心,为什么不能真正从他人的角度去考虑?为什么不给云天明拒绝的余地,直接以“人类兴旺”这个道德至高点的“威胁”他。

真的是好心吗?

“他以为给了所爱的人一颗星星那人就爱他了?就流着圣洁的眼泪飞越大洋来救他了?多美的童话。”

“看她圣洁的庄严,看她殷切的期待,她在为人类文明而战,她在保卫地球……周围怎么是这样,看这束夕阳透进窗里的余晖,投在白墙上如一摊肮脏的血;外面孤独的橡树,不过是坟墓中伸出的枯骨……”

竞选执剑人的时候,没有从自己的能力考虑,抱一抱孩子,觉得自己是圣母,众人推举,理应承受这一切,于是就当了。

没有真正的考虑过责任,没有真正的考虑过后果。

罗辑交剑之时,就知道自己一生的努力都要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没有意义,错的不是她,是这个世界。

第一次选择,因为自己的善良,差点毁灭了地球。

她因此自责,而双目失明。

众人也因此同情她,没有更多的责备。甚至智子也对她说:“不必自责,事实是:人们选择了你,也就选择了这个结局。全人类里面,就你一个是无辜的。”

于是,“智子的话让程心的心动了一下。她井没有为此感到安慰,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美丽的魔鬼有种穿透心灵的力量。”

什么是“穿透心灵的力量”?

恐怕,此刻,潜意识里就将自己的这次错误归因到了“人类”上——“谁叫你们选择了我,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当那次假警报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考虑,直接就跑。还是好闺蜜AA想到了要带枪。跑到一半,看到一群小孩,就说要全部带上。没有问过AA的意见,甚至也不知道船上能坐几个人,就执意要带上他们。多么慈爱啊!

作为星环集团总裁,她对集团一无所知,既不参与研究,又不参与运行。只知道关键时刻拿总裁身份命令自己的朋友,而这位朋友正在努力为她争取一个生存的机会。

虽然整个故事里都把她描写的多善良多慈悲,但是在二向铂来了的时候,她也没把船上的位置让给那些小学生,而是自己占了个位置跑了,那时候的她对人类来说已经没有价值,却也不肯牺牲自己。

第二次选择,没有相信维德,强制终止他们的抵抗运动,终止了光速飞船,也导致了太阳系的灭亡。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真得想撕书。

谁开始说“只有光速飞船才能让人成为大写的人”?

当一群真正的大写的人站在你面前的时候,当他们准备赴死抵抗的时候,当他们就要造出飞船的时候,谁又剥夺了他们炙热的心!

表面上看,避免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战争。

表面上看,为了世界和平。

多么善良,多么富有责任感的一个人啊!

维德,那个如法西斯一般疯狂的人,在此刻,目光也暗淡了。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一辈子的努力,全没了。这个世界也完蛋了。他明白了,“带4个猪队友准备20投”是什么感觉。

轻轻的一句话,六十年的努力化为泡影。

轻轻的一句话,一群铁血战士全被处死。

而此刻的程心,自我感觉良好。帮政府避免了一场战争,马上又要被万人顶礼膜拜了,为了不要人崇拜自己,我还是冬眠去吧。

其实,只是在逃避现实而已。

自己在最关键的一场谈话里什么都没做。哦不,只是说了三句话,导致亮了三次黄灯,然后记一下云天明的童话故事而已。自己不是救世主。什么也不是啊。

当太阳系毁灭之时,罗辑最后也只是对她说:“孩子,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她两次处于仅次于上帝的位置上,却两次以爱的名义把世界推向深渊,而这一次已没人能为她挽回。”

好的,我看到这里时有些高兴,程心终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 但是接下来的话让我如鲠在喉。

“她开始恨一个人,这人就是维德,她恨他竟然遵守了诺言。为什么遵守?男人的尊严,还是为了她?”

为什么最后的最后,还是要如此推卸责任?

最开始的时候,是谁说要相信维德?

童话里那个公主说的就是你啊,为什么不能自己撑伞,为什么不能将权利让出?

人类末日的时候想到两个的朋友,就放弃了自杀。单纯的认为“活着就是赎罪”。当自己沦落为流浪者的时候,还自我感觉良好,要求智子救自己的朋友。

全人类的生死在你手上,自己都不在乎。最后只要保和自己关系最亲近的人。我不知道,智子听到这话心里作何感想?——虫子终究是虫子。

第三次选择,直接毁灭了宇宙。

自己明明什么都可以放弃,为什么要留家里的五公斤装饰品?为什么要私下揣测别人的想法?认为别人不会全部归还宇宙质量?于是自己也不全部归还,还认为,这样做没什么大不了的。前脚刚说完“如果每个小宇宙的人都这么想,那大宇宙肯定死定了。”,后脚就问“还可以再留下五公斤吗”。

坐光速飞船逃亡的时候,到最后才想到去云天明送给自己的星星那。不是说会一生牵挂吗?为什么最后躲进了关一帆的胸膛?

逃亡之时,一度惜命,认为自己死了就是死了人类的一半。

好吧。

用善良绑架自己,自己却无法做到善良。

比较讽刺的是,自传的终章是《责任的阶梯》。

其实,只是一直拿责任当借口,拿善良当理由,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罢了。做任何事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看似善良,实则没有任何责任心和底线。

可笑。可悲。

我们允许善良,我们也允许愚蠢。但我们不允许善良和愚蠢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但实际上,我们身边充斥着这种愚蠢的善良。看看时不时出现的那些舆论热点事件就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同情弱者”,为了一副图片一段煽情文字,就可以不要思考不要事实不要权衡地冲上去贩卖情怀啊~

确实,程心是人类全体的选择,她的出现是必然的,她只不过是全人类心理的映射。就算没有程心,也会有张心、王心、李心出现。

平心而论,一个拥有大爱的人远远不会像程心那样愚蠢肤浅,维德才是拥有大爱的人。我不认为博爱的人会是软弱的,程心并不是圣母,她不过自以为是圣母罢了。

最后以维德的一句话结尾——“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