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一只企鹅

我们都是一只企鹅

I’m busy, but also lazy.

上一刻我可能还在考虑智能车的数据处理问题该怎么办,下一刻就不得不面对植树网的后台需要快点搞定。对了,还有中期检查,两个项目的中期检查。报告和论文还没写完,知网查查文献,意识到不先把这个功能实现怎么写报告呢?于是冒着暴雨从宿舍跑到实验室。那先试试python的flask吧,正好最近刚学。好吧,晕了,sqlite的数据类型什么鬼,为什么存不了数据,这个orm也太差了吧,查查书本,解决不了。还是换Java做吧。做完了Java的后台,还要想想web前端的canvas渲染,数据怎么拿才好。于是,上课一直在想。突然,接到通知挑战杯立项要在这个月完成。于是疯狂查文献,别说什么申报书了,开了四五六七个会,连题目都没定下来。刚开完会,匆匆吃完晚饭去上课,上了两小节从后门逃了出来,因为要去广美谈项目,于是又做到了iOS。晚上回来的比较晚,不知道甲方怎么想的。不过这个月还是赶快先把自己的二专毕业设计搞定吧,搞定完之后还要速度写出论文。kfc、全家、学工办、办公室、实验室、宿舍、饭堂、课室各种跑。什么?下周一要补考我上学期挂了的uml?好吧,还是先看看uml吧。那考研英语单词还没背啊,高数还没看啊。算了,周末还是先看看uml吧。

我要是会影分身之术就好了,分十几二十个估计够用了。

前段时间看了《搏击俱乐部》,对多重人格还是没什么感冒的,毕竟赤司的多重人格前两天治好了,开启了完全体的天帝之眼,截下了拥有魔王之眼的纳什的球,主角队又是毫无悬念地以最后一秒的绝杀一分优势赢得了这场打了一年的篮球赛。扯远了,这部电影我印象深刻的还是泰勒的反体制反秩序的思想——“广告诱惑我们买车子,衣服,于是拼命工作买不需要的东西,我们是被历史遗忘的一代,没有目的,没有地位,没有世界大战,没有经济大恐慌,我们的大战只是心灵之战,我们的恐慌只是我们的生活。我们从小看电视,相信有一天会成为富翁,明星或摇滚巨星,但是,我们不会。那是我们逐渐面对着的现实,所以我们非常愤怒。”

主角(不好意思,我记不清你叫什么名字了)第一次在安抚组织的催眠下,看到了自己心灵的动物是只企鹅。哈,那不是腾讯吗?难道他想跳槽?

其实到最后才明白,不是这样的。正如我记不清主角的名字一样,他只是一个社会中普普通通的人。企鹅那黑白图案,不就像是社会中西装革履的人们吗?当它混在企鹅群里,它没有什么突出的,所有的企鹅都一样。

“开的车也不能代表你,皮夹里的东西不能代表你,衣服也不能代表你,你只是平凡众生中的其中一个。”

细细回想,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以代表我呢?我敲的代码?我写的论文?我杀过的僵尸?还是我今晚唱过的歌?确实,是没有的。证明自己存在的,似乎只有那近乎死循环的busy或者lazy

如果这种价值都不存在了,会怎样?

想到了前段时间听到LiSA唱的《印记》。歌词什么的不知道,但是很好听。世上好听的音乐有很多很多,这首也算不上特别好听。但是评论区里有这样一句话,我喜欢这首歌 不是因为它是《刀剑神域》优纪的角色曲,而是因为LiSA头上沾满汗水,十分疲惫却依然含着泪水唱完这首歌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虽然我之前对任何歌手都没有兴趣,不追星也不看演唱会,但出于好奇,还是找了一下这场演唱会的视频,快进到了最后,这首终场的曲子。LiSA说,她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她有现场的所有歌迷,有这些音乐,有这首能给大家带来力量的歌,而且只有LiSA能唱,这就足够了。这就是她作为歌手的,全部的意义。

正如歌名“印记”一般,挥洒泪水唱完这首歌的她,着实在我心里留下了印记。

不反对泰勒所说的,我们只是普通的生命。甚至,我们与企鹅没有什么区别。在人群里,我们忙碌,我们会淹没了自己,找不到自我。

但是,生命过程之长,无论你是怎样的度过自己的一生,是busy还是lazy,我相信总有那么一样东西,可以代表你、可以展示出你的意义。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是倾尽一生在追逐这种细微且遥不可及的光亮。

无论怎样的伤痛,都要振作起来扬帆远航。

无论怎样的风雨,都要稳住船只坚定方向。

这种印记,已经刻在心底。哪怕我们是一只企鹅,也是一只有理想的企鹅。做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所以,“沿着雪坡,滑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