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你是彩色的


——他戴着一个微笑着的面具,没有脸。

他戴着一个微笑着的面具,没有脸。

在神隐的世界里,生活着各种千奇百怪的可爱的妖怪们。可是,无脸男作为神隐里的一个妖怪,没有人喜欢他。他是一只神秘的鬼怪,全身黑色,头戴一个白色面具,乍一看上去挺吓人的。它的整个色调,甚至是出场的背景的基调,大多都是冷色调。或许,不是阴森,而是暗示着这个人物的悲剧。

在石桥旁第一次遇见千寻,他就深深喜欢上了她。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而已。谁也没有发现,一向没有表情的面具,竟在那一瞬间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

之后的下雨天,别人都回到了屋子里,而他在雨中偷偷看着正在抹地板的千寻,失了神。她注意了雨中驻足的他,她没有被他古怪的样貌吓着,反倒是怕他被淋坏了,邀请他进屋。他没有动,没有反应,没有说话,没有动静。其实,那个时候他的心在剧烈地跳动。她说:“那我就不关门了哦。”看她走了之后,他才悄悄的探头进门,看着她的背影,窃窃着幸福着。可是,依旧不敢靠近她,只是默默地保持着距离。她走到哪,他跟到哪。他一直在帮助她,当他发现她需要药牌时,他拿了一堆药牌给她,可是她只接受了一块。他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药牌硬向她手中推。他只是焦急了而已,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不肯接受他的心意。

那之后,他大闹油屋,利用人们的贪欲不断变出金子收买他们,然后暴饮暴食,宣扬跋扈,肆无忌惮。没错,他就是一只吃人的妖怪,可是大家都喜欢他。不,是喜欢他变出的金子。于是,汤婆婆为了留住他手里的金子,便让千寻来招待他。这个时候,他已经撑得半死不活了。在包间里,等待中的他大吵大闹,可是她一出现,他马上就变成了一个羞涩的孩子。

“我好寂寞。”

“我真的好寂寞。”

“我给你金子,我的金子,只给你。”他这样对她说。他天真的以为,金子能买下一切。

请不要躲开,我没有看起来那么可怕。

是啊,寂寞的孩子,你只是渴望一个陪伴而已。

可是,她心里这个时候想的只有白龙和父母,她利用的他对她的信任让他吃下了河伯的那一半丸子。那瞬间,他开始狂吐,不断的呕吐,他将什么都吐了出来——贪婪,欲望,贪饕,忿怒,妒忌……然后,他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他想一直跟着她,陪伴着她而已。于是,他们俩一起上了电车。在电车上,看着对面车窗映下两人相邻而坐的倒影,他已心满意足。真希望,时间能一直静止在此刻。真希望,能永远陪伴着她。一直,一直……

作为冷色调的无脸男,以前每日站在桥头,看着人来人往,感到的是孤单与空虚。但是千寻的出现,让它的内心燃起一丝丝小火花。他所为她做的一切,都在使这火星慢慢变旺,感到的尽是暖意。黑白色调的他,遇到千寻之后,内心如太阳一样温暖。正是这种反差,让他更加渴望得到千寻。他不想离开她。哪怕只是默默地跟着她。

在钱婆婆家,他见到了白龙。那个时候他第一次感到了自卑,无论是外貌,亦或是身份地位。更重要的是,他看见了她见到白龙之后眼中流露出的欣喜。那一刻,他释怀了。他选择了放弃。在他看来,喜欢就是这么简单。只要自己喜欢的人能幸福就好,哪怕陪在她身边的并不是自己。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她,他却没有要求过什么,只求她过的幸福。而放手便能让她幸福,这一点也是他唯一可以做到的了。分别之际,他只是对他们点了点头,依旧没有言语,可是也没有忧伤,没有难过,没有复杂,没有不舍。默默地挥手,仅有祝福。他很洒脱,他很高兴。

看见过别人影评说,无脸男可能是个可爱的暗恋者,却绝对不是一个成功的追求者。他只为爱付出自己的全部,却将这全部付错了地方。这世间上有很多人可以为爱付出一切,但是仍然不能被喜欢的人所青睐,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有很多人猜测那面具之下是什么。或许仍然是面具,那是掩饰内心的遮挡物。但是我坚信,那不会是丑恶与欺骗,而是世上最纯真善良的心灵。无脸男他只是渴望建立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他很寂寞,他是个孤独的孩子。当他看到了千寻,他以为她可以给予他这一切。他后来知道或许通过金钱也建立这种关系,渐渐地将渴望演变成了占有欲。当他吞噬别人的时候,膨胀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空虚与寂寞。之后,千寻和那颗丸子,让他得到了救赎。最后,他留在了钱婆婆家,那是一个安静空灵的地方,梦境的彼方,亦或是一种救赎。

我们生活在这个冷调的物欲横流的世界里,都在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千寻。可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黑暗的洗礼,谁又能保证自己当初的纯真仍在?温暖不再,阳光不再。内心再也填补不了欲望和寂寞这个无底洞。最终,我们变了,像无脸男那样,来时两手空空,去时两手空空。但是,真正等到了千寻,那便得到了救赎,是内心的觉醒与升华。不会再沉沦,带来的是内心的暖意。

可是,如果不懂得放弃,仍然贪欲这份救赎,想继续抢占那一丝丝温暖,从而霸占全部,那么遭到拒绝之后,却又容易变成一道深深的伤痕。要么继续伤害别人,要么就去自残或者放纵自己堕落沉沦,于是又一次深深迷失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繁华世界。一次又一次的无限循环,最终堕落到无可救药,内心的恶意便再也无法遏制,戴上一层又一层沉重的面具,变成一具没有情感的行尸走肉。所以,要像无脸男一样学会洒脱,学会放弃。要知道,他最后得到的,远比他失去的多。

无所谓黑与白,无所谓善与恶,无所谓纯真与复杂,在这个冷调的世界里,能够感受到那份暖暖的阳光,便已经很知足了。

幽灵总是可爱的。


或许,无脸男只在二次元中存在过。但是,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隐之境吗?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幽灵吗?嗯,我相信着。正如实乃梨对龙儿的发问一样,我们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着那样一个可爱而神秘的幽灵。正因为是幽灵,所以我们看不见,所以它虚无并且遥不可及。嗯,我相信着。幽灵真的会很可爱。像面码、像《萤火之森》、又或像《夏目友人帐》那样,幽灵总是可爱的。它们或许会像小孩儿一样的恶作剧来吓唬我们,或许会看着我们流泪,或许会陪着我们开心大笑,我们看不见它们,我们不了解它们,但我们一定要相信,自己不是一个人在生活,也再也不会是一个人在生活。它们像孩子那样陪着我们,像知己那样知道我们的心事,像恋人一样那样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我不会是一个人生活。

就像一直想对黑白色调的无脸男说的那句话一样——

“我希望你是彩色的。”

我希望你是彩色的。